1969年, 周恩来罕见地怒斥姬鹏飞: 为什么隔了两个礼拜才告诉我?

周恩来是中国人民极为尊敬爱戴的总理,他不仅心系百姓,而且在各种外交场合,他还坚决维护中华民族的尊严,为我们留下了无数经典的外交瞬间。

周恩来总理虽然和蔼可亲,但对外交活动那可是相当严肃,因为在周恩来眼里,外交是一项比自然科学还要严谨的事情,万一处置失误,那可是会带来很严重的国际事故的。

周恩来(右)与尼克松

为此,即便和气如周总理,对待外交也有不少发火的时候。而且,平时越和气的人,发火的时候就越可怕。

“就是要让你们印象深一些!”

1954年10月,印度总理尼赫鲁访华,毛泽东和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都接见了他。

周恩来在中南海怀仁堂设宴款待尼赫鲁,在热烈气氛的烘托之下,双方领导人觥筹交错,互相频频敬酒,大家高兴极了。

这时候,周恩来和尼赫鲁一同站起来正要碰杯时,大厅里突然断电了,周围瞬间由刚才的灯火辉煌变成了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不少人都发出了惊呼之声。

如此重要的场合,停电可是个大煞风景的事情。本来人家访问挺成功的,大家一起皆大欢喜,结果东道主这边停电了,让人家客人怎么想?那些记者们又会在报纸上怎么写?

不过好在停电并没有持续很久,怀仁堂的供电恢复后,大厅里又是一片灯火辉煌。一向临场发挥能力很强的周总理脸上没有展现出任何不快,而是继续面带笑容地和尼赫鲁碰杯,以平复刚才受惊宾客们的心情。

周恩来和尼赫鲁在一起

尼赫鲁和其他外宾们对这个突然事件也表示谅解,并对周恩来处变不惊的态度深感佩服,宴会的气氛又回到了刚才的热闹。

跟随周恩来多年的工作人员却认为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完了,这么重要的场合出了这样的纰漏,一向细致严谨的周总理一定会追责。但奇怪的是宴会结束以后,周恩来并没有大发雷霆,也没有找人追责,而是回到西花厅继续批阅文件,一切就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就在大家都快忘掉这件小事时,周恩来突然发出了一条通知:把外交部、中央办公厅、北京市电力局等部门的负责人都叫来开会,一刻也不许耽搁!

大家一看手表:乖乖,凌晨3点钟!

这些部门的领导人一接到通知就爬出被窝,然后疲惫地穿衣,再用冷水擦完脸后,便哈欠连天地来到西花厅。周恩来对着一群睡眼惺忪的干部们,严肃质问道:“中南海怀仁堂的电力都没有保证,这个问题到底出在哪个环节上?!”

大家一阵面面相觑,终于明白为什么总理会在深夜打搅他们的好梦。

周恩来、邓颖超和孩子们在一起

接下来,周恩来不管他们有多困,仍旧一个一个地问责,一个一个地追责,一个一个地处罚,根据责任大小对相关领导给予了不同程度的处罚和批评,并再三告诫他们:大国外交无小事,如此重要场合,今后再也不许出现这样的问题!

当问到外交部亚洲司司长陈家康时,周总理说:“你是亚洲司司长,这个事你怎么看?”

陈家康一脸委屈地回答:“总理啊,我们是铁路警察各管一段呐!亚洲司管和印度的关系,可管不了电灯啊!”

本来这个场面很严肃的,结果周总理和大家却被陈家康一句话逗笑了。

周恩来再看看窗外,此时的天已经亮了。

“你们没少打哈欠,知道吗?我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把你们找来......”周恩来用手指头在空中敲了敲,“就是要让你们印象深一些!你们是从被窝里爬出来的吧?”

周恩来和尼赫鲁碰杯

总理一席话,引得大家哈哈大笑,所有人顿时睡意全无,同时也明白了总理在白天故意不提这事儿,到了凌晨三点才把他们都叫过来问责的一片苦心。

这,就是周总理情商高的表现。

“不是向我检讨,要向毛主席,向党中央检讨!”

不仅是各部门领导,就连战功赫赫的陈毅元帅也领教过周总理那罕见的怒火。

1965年,周恩来途经开罗去参加在阿尔及利亚首都阿尔及尔召开的亚非会议。在中途他突然接到了一份通知,上面说阿尔及尔爆发了军事政变,该国国防部长布迈丁逮捕了总统本·贝拉,并夺取政权组建了临时政府。

周恩来那充满智慧的脑子开始转了起来:这场突如其来的政变影响如何?有没有其他国家插手?现在还能在阿尔及尔开会吗?是不是可以申请改为访问开罗,然后静观其变?

后来他决定向毛主席和中央申请改变计划,先在埃及首都开罗考察,同时密切注意阿尔及尔政变情势后再做下一步决定。毛泽东同意了这一申请,周恩来随即派出了时任外交部长的陈毅去阿尔及尔打前站。

周恩来在外交场合

性格豪爽的陈毅一到那里,便看到了许多焦急的亚非各国外交官,他们原本都是带了很多问题到这次会议上解决的,而现在眼看这会就要开不成了,便纷纷找陈毅打听中国的态度。

陈毅的豪爽性情一下子就上来了,他直接对诸位外交官员们说道:“这次亚非会议必须开!而且一定要开好!”这些话要是放在过去行军打仗,那还说得过去,但现在他作为外交部长,未经请示上报就脱口而出此等没有一点余地的话,那就会造成不好的影响。

后来几天,由于阿尔及尔的政变情形依旧晦暗不明,亚非会议最终还是取消了。这起事件,使亚非各国对中国外交官的信任多多少少打了些折扣。

周恩来对陈毅的做法非常生气:“胡闹!简直是胡闹!”

自知有错的陈毅后来以军人的标准姿态,跑到周总理那里“负荆请罪”。

周总理一见到陈毅就怒斥:“你无组织无纪律!这种行为是不允许的!”

戎马一生的陈毅元帅立刻像小孩子一样道歉:“我负荆请罪,我第一炮没放好......”

陈毅和夫人

怒气未消的周恩来竟像训晚辈一样训他:“就这一句就完了?你现在可是中国的外交部长,不请示不报告,就敢在那里擅自放炮表态,都像你这样还得了?!谁给你的权力?!这可是国际影响问题!”

“我错了,我向总理检讨。”陈毅羞愧不已。

“不是要向我检讨,而是要向毛主席,向党中央检讨!”周恩来的声音顿时提升了八度,就连外面的工作人员都听得到。周恩来骂完后,又语重心长地告诫陈毅:“外交部不同其他,一言一行都会带来国际影响,一言一行都要慎之又慎。我在开罗下了飞机就向毛主席、党中央汇报请示,你在阿尔及尔就敢不汇报不请示擅自发表意见,革命了大半辈子连这点组织纪律性都没有?”

陈毅被周总理批得羞愧无比:“我向毛主席,党中央作检讨。”

周总理批评陈老总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劝道:“总理,您是不是......批陈老总批得太重了?”

“他们都是各路诸侯,”周恩来回答道,“我不严厉批评他,回到他的‘诸侯国’谁还敢批评他?”

周恩来和工作人员们在一起

还有一位秘书向周恩来反映:“我听一些部长、副部长们说,一向你汇报工作就紧张害怕。”确实,外交这一项需要慎之又慎、细致再细致的事情,即便是久经沙场之人也难免会出错,一出错周恩来就要训斥他们。

有些老部长们后来回忆说:“我们这些部长最怕跟总理汇报工作了,他记忆力惊人,我们拿着材料念都不如他脑子记得准。”

周恩来对秘书说:“他们才不怕我哩。他们怕的是自己有官僚主义但又一下子克服不了毛病,被当众罚站。”

“要好好向总理学习!”

周恩来处理外交之事,一向都秉承“对事不对人”、“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原则,时常令下属们感佩不已。

周恩来的外交秘书李慎之就是其中的一位,因为他曾“有幸”引爆过周总理有史以来最大的怒火。

那是在1954年日内瓦会议期间,本次会议主要是讨论关于朝鲜问题和印度支那的和平问题,这次会议前后进行了3个月,终于通过了最后宣言,并形成了一份宣言初稿。

日内瓦会议

就在通过最后宣言的会议最后一天,周恩来交给李慎之一个任务:让李慎之不用去会场,直接拿着最后宣言的初稿在下榻的别墅等会场的通知,每通过一段就交给电台向北京发一段,会议对初稿有什么修改就在初稿上改完再发,等全文发完后就算完成任务了。

这对李慎之来说是个很简单的任务,他在下榻别墅一边等电话,一边修改原文,每改完一段就用剪刀剪下来交给电台,让他们发给北京方面。李慎之非常细心地完成全部修改工作后,等到周恩来和代表团回来,他便回到自己的住处,到了晚上10点就上床睡觉了。

半夜12点,李慎之住处的电话铃突然响了,是机要秘书陈浩打来的,语气十分急促:“你快来吧!你怎么搞的?!从来没见过总理发那么大的火!”李慎之听后心里一震,顿时睡意全无,立刻起床穿衣跑到了别墅,他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出了纰漏。

到了以后陈浩告诉他:“北京来电话了,说我们发的会议最后宣言比别的通讯社发得少了好几段,总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正等着你呢!”

周恩来出席日内瓦会议

陈浩还告诉李慎之,北京那边的人民日报社要发表最后宣言,已经把报纸印了24万份。后来新华社把李慎之的稿子和外国通讯社校对,这才发现了问题,之前印的那24万份报纸全作废了。

李慎之听罢,顿时觉得天都要塌了下来,这篓子可捅大了,不是挨一顿骂就能解决的事情。在那个年代,这种严重的事情是足以被起诉上法庭的。此时李慎之也猛然想起,自己在别墅的办公桌刚好是临窗的,最后宣言的稿件一定是在被他剪成一段一段改完后,被风吹走了一部分。

李慎之惶恐不安地走到周恩来的卧室,准备迎接一顿劈头盖脸的痛骂。

但周恩来竟没有骂他,只是淡淡地说道:“你来了,我气也生过了,火也发过了,不想再说什么了。你到机要室去看看我给中央的电报,然后赶快补救,北京那边那等着呢!”

李慎之回到住处,将最后宣言的原文仔仔细细校对了一遍,一直忙到凌晨近三点才发给北京。但他没有立即去睡觉,而是写自己的检讨,周恩来总理没有当面说他什么,但他自己觉得这次难辞其咎。

因为李慎之这次出错,当天的《人民日报》直到中午才出版。

李慎之(左)

第二天,当李慎之把检讨交给周恩来时,周恩来叫他交给李克农,李克农笑着对他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要好好向总理学习。”

至于周恩来那封要给中央的电报上,他一个字也没提李慎之,甚至还把过错揽到自己身上,说自己“应负失察之责,请中央给予处分”。

之后的几天,李慎之就一直陪同周总理四处访问,从柏林、华沙到莫斯科,最后再回到北京,一切就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为什么隔了两个礼拜才告诉我?”

1969年3月,新任的阿尔巴尼亚驻华大使罗博来到北京,按照中国人的习惯自然要为其接风洗尘。于是,外交部常务副部长姬鹏飞设宴款待罗博,陪同赴宴的还有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和阿尔巴尼亚驻华大使馆参赞阿果利。

宴会期间氛围融洽,双方好不快活,罗博大使平日里为人十分谨慎,喝酒也是严格按照外交规定,不贪杯不过量。倒是一旁人高马大的阿果利非常活跃,他和姬鹏飞、乔冠华你来我往地觥筹交错。阿果利虽酒量不错,但怎能奈何得了姬鹏飞、乔冠华两位深谙酒场之道的高手?于是,阿果利很快就喝得酩酊大醉。

乔冠华(左)在联合国大会上

宴会过后,阿果利一摇三晃地走进了自己的小轿车,准备自己开车回到外交公寓。

在这里,姬鹏飞和乔冠华犯了一个大错,他们没有让礼宾司司长韩叙派车送阿果利,居然放任他酒后驾车。这个错误在当时看来很不可思议,也为后来发生的事故埋下了伏笔。

阿果利开着车上了长安街,整个人都变得神志不清,到了灯光比较昏暗的建国门大街时,悲剧发生了。一位中国工人被阿果利开车撞倒了,后来不幸抢救无效死亡。

外国外交官在中国首都酒后驾车,还撞死了人,这在当时绝对称得上是恶性事件。事发后,阿尔巴尼亚政府紧急下令调回阿果利。中国方面把这次姬鹏飞的宴请和阿果利开车肇事的具体情况都写进了外交部简报。

但是,关于阿果利过量饮酒,还有他开车撞死人的细节、前因后果,简报中则过于轻描淡写。

姬鹏飞(右)

两周后,周恩来在北京会见阿尔巴尼亚驻华大使罗博,对这场不幸的车祸表示:“交通事故总是难免的。”

总理的话让现场翻译范承祚心里五味杂陈,整件事情他都是亲历者,中国工人的死亡不仅是人命关天,而且还会对中阿两国关系产生不小的负面影响。思之再三后,范承祚就把整件事的前因后果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总理。

不出所料,周恩来勃然大怒,他马上把姬鹏飞、乔冠华和一干责任人叫过来问话,还让他们专门开会做出深刻检查。

周恩来狠狠批评了姬鹏飞:“事后为什么不立即报告?为什么隔了两个礼拜才告诉我?”

他还对礼宾司司长韩叙说:“如果我处在你礼宾司负责人的位置,就会专门要一辆车陪送阿果利参赞回外交公寓。你们怎么能让人家酒后驾车呢?”

姬鹏飞(左)

周恩来还严厉批评了外交部的劝酒行为:“你们看着阿果利过量饮酒不仅不劝阻,反而一再劝酒。阿果利是在中国,又是我们的客人,出了事,责任主要在我们。作为外交官,特别是你们几位领导同志,喝酒一定要有节制,喝多了容易误事!”

按照规定,外交官在外事活动时饮酒不可以超过自己酒量的三分之一。很明显,姬鹏飞和乔冠华没有按规定限制阿果利参赞的饮酒量。

这件事后,周恩来向罗博表了态,称阿果利的交通事故是中方人员没有遵守外交守则所致,所以责任在中国外交部,那名死亡工人的善后工作由中方处理,也请阿尔巴尼亚政府不要过分惩罚阿果利。

阿果利参赞离开北京后,转道上海,周恩来又派乔冠华和范承祚陪他们夫妇在上海、杭州游玩了一个礼拜。阿果利听说了周总理的处理态度后,心中大受感动。

周恩来

周恩来总理为中国的外交事业立下了不朽的功勋,他是一位天生的外交家,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他的基点在于联络,在于寻找共同基础与连结的纽带。但他的功劳不止如此,关键是他为中国的外交事业定下了一个基调,更是在告诉当事人及后人,应该怎样做一名合格的外交官。

参考资料

《周恩来外交活动前后缘何发火?》孟红

《浅谈周恩来“求同存异”的外交思想》刘英

《周恩来的外交智慧》张乐磊

《浅谈周恩来的外交思想》顾静

posted @ 22-07-06 01:06 作者:admin  阅读:
彩民网平台,彩民网官网,彩民网网址,彩民网下载,彩民网app,彩民网开户,彩民网投注,彩民网购彩,彩民网注册,彩民网登录,彩民网邀请码,彩民网技巧,彩民网手机版,彩民网靠谱吗,彩民网走势图,彩民网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彩民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